在阅读此文前,诚邀您点击一下 “关注” ,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,又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,感谢您的支持。

2017年,著名导演孟小为在陇南市成县的一座小山村里,发现了一个令人惊艳的城堡。

在东方的乡村,这座城堡显得如此风格迥异,它更像是西方童话故事里的建筑,带着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特征,但每一块砖似乎又都充满了故事,让人忍不住想要探究。

城堡的主人究竟是谁,孟小为十分好奇。

大约等了十分钟,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女人。



她看起来有些冷漠,什么话也不说,瞟了孟小为几眼便开始自顾自地做自己手头上的事情。

孟小为十分好奇,主动向她搭话,可她却仿佛没听见一般,没有做出丝毫回应。

这个神秘的女人,这座神秘的城堡,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?

在这个充满戏剧性的故事里,女人最终能守住自己的城堡吗?

一场奇遇,打动人心

“我永远忘不了2017年的那次遇见,我看到了一个充满魅力的女人,看到了她眼中的生活,也看到了她眼里的世界。”

孟小为导演在接受采访时,总是会谈到自己六年前的所见所闻。



当时因为工作原因,他来到了陇南市成县,走进了一个村庄。

作为导演,他对自己日常生活的要求是尽览天下事,他需要探知不同生活圈层中人群的真实生活情况,需要感受不同地区的风土人情,需要领略不同风貌的魅力。

城市的精致生活,乡村的粗犷原始,都构成了他工作和生活的一部分。

这一次,他也抱着采风的心思而来,可没想到,他在这里见到了一个让自己终生难以忘怀的女人。

最开始,他见到的其实只是一座充满了异域风情的城堡。

城堡的外部由红砖搭建而成,每一块砖之间的距离极为协调。



参差交错之间,仿佛有某种神秘的故事即将缓缓展开,在东方的土地上,出现了这样一座与西方童话不谋而合的城堡,这实在令人大吃一惊。

孟小为走遍大江南北,也见过了不少人和物,可这座城堡,还是在第一时间抓住了他的视线。

路过的村民,都成了他询问的对象,从大家的口中,他也得知了这座城堡的主人一些具体的信息。

当地人告诉他,这座城堡是由一个女人亲手搭建起来的,每一块砖,每一块石头,都是女人从垃圾站里亲手捡回来的。

城堡从设计到建造再到如今几乎成型,她不需要任何一个人提供帮助,仅凭自己的本事,她创造了这样一个神话。



这个女人名叫张素英,本是异乡人,她究竟来自何方,家中是否还有其他亲人,这些信息大家一概不知。

女人十分冷漠,鲜少与旁人交流,她回答最多的一句话,就是一个“嗯”字。

有关自己的身世问题,她只字不提,好几年过去,大家对她也知之甚少。

如此神秘又充满个性的人物,自然也令孟小为极为好奇,他总是想挖掘神秘人物的故事,这个女人也不例外。

接下来十多分钟里,他就一个人坐在城堡门口的地上,毫无形象地叼着一根草,耐心等待着城堡的主人回家。

猝不及防间,一个女人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

他原本以为,城堡的主人应该充满个性,或许在穿着打扮上会与常人不同。

但事实上,她的形象和我国农村经典的劳动妇女形象别无二致。

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,她有着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,两根粗粗的麻花辫垂在肩前,让女人看起来有了些少女气息。

出于礼貌,孟小为首先做了自我介绍,而后,他又询问张素英的基本情况,但正如村民们所说,她非常沉默,惜字如金。

半个多小时过去,她还没有多说过一句话。



既然从对方嘴里套不出任何故事,孟小为也就放弃了,不过,他舍不得这块与众不同的拍摄地。

所以他尝试着跟张素英商量,希望能够在城堡内外取景,拍出一些风格鲜明的场景或者照片,当然作为回报,他会给出一定的酬劳,就算是取景费。

张素英点了点头,同意了他拿起相机的请求,但是面对他递过来的人民币,张素英却摇了摇头,坚定拒绝了。

城堡内如此简陋,一个破旧的沙发,几个歪歪扭扭的凳子,一些捡回来的垃圾,几乎构成了张素英生活的全部。

从物质条件上来看,她并不富裕,甚至有些缺钱。



但是从她拒绝经济酬劳的坚决态度上来看,她的精神世界又似乎极为富足,富足到已经看不上金钱这类身外之物。

在没有正式见到张素英之前,孟小为对她充满了猜测和猜想,而今正式见面,他的好奇心更是到达了顶峰。

张素英越是什么都不说,他就越是什么都想知道。

暂时告别城堡和它的主人后,孟小为来到村子里进行走访,他问的最多的问题就是关于城堡的话题。

好在村子里民风淳朴,村民们也乐意为他答疑解惑,而且人们讲到张素英,话题总是滔滔不绝。



一个固定的生活圈子里,突然出现了一个外来者,此人的生活必定会招来其他人的注视,也会引来细致的观察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都会变成原住民话题的中心人物。

这个村子同样也是如此,村民们世代相交,彼此早已经非常熟悉。

突然来到村子里的张素英,对大家来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陌生人,也是一个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问号的人。

三四年的时间过去,也足够大家了解关于她的大致信息。

从村民们慷慨的讲述中,孟小为拼凑出了有关于张素英的生活过往,当然,这些过往只是片段,仅此而已。



特立独行,建造城堡

一个村民告诉他: “张素英大概是四年前来我们村子的,那个时候她就是独身一人,带着个小小的包袱,就那样突然出现。她一直独来独往,很少跟我们交往。不过她并不坏,反而是个好心人。平时有空,她还会帮着大家干农活,而且坚决不收钱。”

大概在2013年,张素英来到了这个村子。

以前她也有一个完整的家庭,有丈夫,还生了个女儿,不知出于什么原因,她从家中离开,背着行囊踏上了一条不回头的路。

她不跟任何人说话,村民们探究的眼光,她也视若无睹,天下之大,人们来来往往,本就没有定处,这个陌生的村庄,也可以成为她新的家。

在一座垃圾站旁不远处的一块空地上,她找到了自己的定居处。



这块空地面积足够大,修建一座房子,再合适不过。

没错,此时的张素英已经有了一个相当完整的计划,她要修建一座自己的房屋,一座类似于城堡的房屋。

看得出来,她以前是一个非常能干的女人,她的手上布满了厚厚的茧,身体也并不单薄,充满了力量。

最关键的是,她的行动能力极强,刚刚放下行囊,她就开始翻找垃圾站里的废弃垃圾,找到了一些预制板和石块。

这些被人们当作废弃物丢掉的东西,成为了张素英眼中的宝藏,没有材料,她的城堡可修不起来。



城堡的第一层非常简单,她就按照自己心中的想法,用石块、砖头、预制板和一些木材做原材料,以传统的修建方式搭建而成。

相比起人们日常居住的房屋来说,这样的搭建方式或许有些简陋。

但是对张素英自己而言,如此模样的建筑,正好符合她心中对于城堡的想象。

好心的村民见她这样忙碌,常常会来询问一二。

可不管别人怎么问怎么说,她都几乎不会回答,只有在谈到关于房子的想法时,她才会简单说上两句话。



也有村民想要搭把手,帮着她运点儿东西,面对大家的热情,她无一例外的拒绝了。

并不是张素英信不过大家,而是因为她想要通过自己的双手,独自修建一座内心的城堡,如果有了他人的帮助,那这座城堡就并不是她理想中的模样。

她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坚持,每天都在往城堡上添砖加瓦,四年多的时间过去,她的城堡已经初具雏形,看起来格外引人注目。

漫长的一段时间,也足够张素英和身边的人熟悉起来。

她不再像刚刚到来时那么孤僻,有时也会跟村民们进行简单的社交。

闲来无事,她会帮着大家一起去农田里干活。



她的力气,比那些庄稼汉都还要大,需要一定技术含量的农活儿,比如说赶牛,或者耕地,她都做的有模有样。

村民们都是心肠淳朴之人,不可能毫无心理负担的接受她的帮助,大家想过给她钱,也想过给她送一些吃的用的,但是却都遭到了她的拒绝。

她愿意给大家提供帮助,只是因为心里想这么做,完全出于本心。

至于金钱,她压根看不上眼,若是为了金钱交易,她早就寻找了更好的出路,何必在这里修一座旁人眼中没有丝毫价值的城堡呢?

如此特立独行的张素英,在村子里成了红人。



茶余饭后,人们总是会聊两句关于她的故事,这个六十多岁的女人,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某种神秘的魅力,会激起旁人的探究欲。

孟小为也是这样,经过村民们的讲述,他对张素英的印象更加立体,也更加全面,之后那段时间,他几乎每天都来城堡报到,也会尝试着跟张素英多说一些新鲜事物。

城堡损毁,独自上路

到了2018年,他们已经完全成为了熟人,五年的时间过去,张素英的城堡也能住人了。

她会邀请孟小为进入城堡参观,会把自己收集的种种物品,如数家珍一般的介绍给孟小为。

最让他印象深刻的,是张素英摆放在二楼的一些破旧衣服。



她说:“这些衣服都还能穿,我简单改造过,看起来像模像样的,都是好东西,它们都是好东西,都还有用。”

几乎是第一时间,孟小为就猜出,张素英一定会把这些衣服送给村子外徘徊的流浪汉。

去年,张素英本来拒绝了他给出的报酬。

但是在他的执意坚持之下,张素英还是收下了,听村民们说,她转眼就把这些钱送给了流浪汉,也算是做了一些好事。

他猜想,张素英一定是一个到达了精神最高境界的人。

她不因外界的变化而产生内心的波动,不会被金钱所打动,也不会因物质条件而困扰。



在她心中,只有一个执意追求的理想,那就是追逐自己真正的心之所向。

而那座风格独特的城堡,正是张素英心之所向的具体载体。

他想,这座城堡一定承载着张素英的生命力,只要城堡还在,张素英的力量就会一直在。

可惜,这座城堡最终还是没了。

2018年农历12月,快要过年时,孟小为请自己的朋友代为看望张素英,这一次,朋友给他带回了一个令人难过的消息。

张素英的城堡已经被推倒,官方政府说这是违章建筑,必须要拆除,她本人没有亲人,也被强行送进了附近的救助站。



但事实上,这并不是张素英真正想要的生活。

听到这个噩耗,孟小为下定决心,一定要找机会再回去一趟,最起码,他得亲眼再见到张素英,看看对方的状态如何。

过完年不久,他就来到了陇南,找到了村庄。

原本那座吸引了他全部视线的城堡,如今已然化为灰烬,这些废墟,曾经托起过一个人梦想中的天地。

光是想到这一点,孟小为就心痛难耐,幸运的是,他见到了从救助站逃出来的张素英。

“都没了,什么都没了。我也得走了,我要走了。”她落寞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。



而这句话,是她对这座承载了五年美好时光的村庄,留下的最后的告别。

房子没了,的确可以再修,但心中的那片天地轰然倒塌之后,便再也无法复原。

孟小为没想到,这是他和张素英最后一次相见,下一次再去村庄时,张素英已经不知所踪。

村民们告诉他,张素英带着来时的东西,独自一人走向了更远的地方。

他想,那一定是一幅美好的画卷,一个心怀天地的流浪者,迎着灿烂的阳光,走向了天地之间的更远处。

结语:

那座引人注目的城堡,其实代表着张素英个人建构起来的生活秩序。



在这样的秩序里,她完全自由,不受任何压迫和束缚。

每一个个体所追求的,不正是这样的状态吗?可惜的是城堡倒塌,她的秩序也被损毁。

但是没关系,天地之间,自有去处,一个真正自由的人,何处不自由,何处不潇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