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阅读此文前,诚邀您点击一下“关注”,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,又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,感谢您的支持。

引言:

中国历史几千年,每个朝代都有其不同的衣着风格和人文文化。自汉唐始,便融合不同民族文化,出现各种各样的衣冠装扮。

历史长河中,各种各样的佩饰承载了当下时代中人们的寄托和文化。

小小的荷包便是我们传统服饰中具有代表性的标志之一,它承载了人们对吉祥、爱情、长寿等美好愿景的追求,成为生活中随处可见的佩饰。

具有几千年历史的荷包,承载着多样的民俗文化,侧面反映了曾经那个时代的精神风貌。



清·纳纱绣荷包

岁月之物

古代时人们讲究“腰间杂配”,通常装饰绶带、玉石、荷包等物。 荷包的佩戴历史可追溯至秦朝,当时的荷包被称为“荷囊”,日常装一些小物件。 当时的生产水平不高,制作荷包的材料基本以皮革为主。

此时的荷包成品显得粗糙,荷包表面未有精致的刺绣和装饰,多以实用为主。到战国时期,荷包表面开始出现刺绣,大多以“锁绣”为主。这种荷包以皮革为材料,两边缝有皮条作为缀饰,收口部位有皮带,用来悬挂其他佩饰。

这个时期,腰间挂有荷包的人多为士族、官员等上层阶级,荷包成为了身份的象征。

《十三经注疏·尔雅·释器》中记载,妇人腰间佩饰名为“缡”,以五色丝线编织刺绣,颜色鲜艳轻巧,或为荷包的前身。



辽·镂花金荷包

后来,绣制和佩戴荷包成了一种习俗,慢慢延续下来,成为民族和民俗文化的一部分。 《孔雀东南飞》中云,“红罗复斗帐,四角垂香囊”,表明在汉代时,便有将香囊放入荷包悬挂于床帏间,令空气清新,常用安神、镇静等功效的香料。

汉代时依旧沿袭佩戴荷包的习惯,至三国时期,深得上层人士的喜爱。 《北堂书钞》中记载,“操性佻易,自佩小鞶囊,以盛手巾细物”,又有《邺宫词》书“却有遗薰在绣囊”。

可见在三国时期,荷包用于盛放轻小的物件之外,还做盛放香料的作用。1995年新疆曾出土过一枚汉晋时期香囊,发现此物时其系于墓主人腰部左侧。此香囊呈圆筒状,中间有束腰,缝有各色绢织十四条,并有绣花和贴金装饰。

另一件出土的汉晋香囊被称为“金池凤”,这枚香囊装饰简单,以“金池凤”锦缎为面料,整体造型简约。



唐·葡萄花鸟纹银香囊

三国时有诗云,“何以致叩叩,香囊系肘后”,这表示此时香囊已被用作定情之物。除却这类较小的荷包之外,还有另一种锦袋,用以盛放铜镜、胭脂、丝线等物。

曾出土过两种专事盛放特殊物件的荷包,一件为魏晋时期的“镜袋”,另一件则是汉晋时期的“梳袋”。

这两种荷包做工精细,面料摆脱皮革等粗糙之物,用上锦缎这种细软面料。荷包上绣以几何纹或动物纹,整体看起来简洁又实用。



《宋书·礼志五》中记载,为官之人手板、笔墨之物,常用紫色荷包装放,缀朝服之外,称其为“紫荷”。

由此可见,一些荷包不仅可盛放细小物件,更是古代官员上朝时的必备之物。文化和经济极为繁荣的唐朝,刺绣工艺和技法越来越精美。

唐朝女子对自身的妆饰更是到达了最精致的时候,她们的众多佩饰里,荷包成了非常受欢迎的种类。许多出土的壁画、和陶俑上都有佩戴荷包的女子形象。



表现古人佩戴香囊荷包的画

此时的荷包已经不再是阶级和身份的象征,不同性别和身份的人都可以佩戴各式各样的荷包。

荷包的形制也不局限于丝织物,更有金属铸制的类型,垂放于室内。 至宋代时,女子更喜欢佩戴香囊,此时因为经济发展的缘故,不再局限于自制,坊间市集亦能购买。

至明清时期,荷包已经成了人们日常冠服中不可或缺的装饰品,清朝时期,荷包更是成为节日、寿诞中的礼品,更有专门售卖荷包的“专卖店”,供众人选择。



此时荷包形制多数以奢华繁复的花纹为流行,象征富贵和身份。荷包在清朝颇受皇室子弟喜爱,清初时只在腰间垂挂两三种装饰,往后则越挂越多,分为不同用途。

《古玩指南续编》中所记,无论身份贵贱,夏日无不配香囊者,盖因当时若不佩香囊,犹如衣履不齐。

绣花镶嵌种类繁多,家世显赫者尤爱比较,衍生出各种各样的花样和形制。随着荷包的普及,它不再是象征身份地位的物件,而是人们日常穿着中的必备。



织绣香囊

女红文化

刺绣为“女红”技能之一,是传统妇女与生活相关的技艺的统称。 女红自中国农耕文明发展而来,经过几千年的延续和变化,逐渐变成了独特的文化形态及艺术形态。

女红文化深远,自新石器时代的良渚文化时期便已经出现纺织工艺。中国古代以农为本的经济发展方式已存在几千年,女红文化也是非常重要的民生文化。

随着封建社会的建立和发展,刺绣成了妇女礼节德行中必学的手工艺。刺绣内容除却花卉动物,还有大量描述礼教德行的故事和人物。

在女子学习刺绣的过程中,潜移默化的灌输封建礼教,变成无形的教育手段。古代讲究男女有别,在教育方面更是如此,女红是闺房中相对单调的活动。

古代女子自记事起,除却母亲、姊妹之外几乎不与外人交流,她们的认知便来源于刺绣纹样,闭塞教育之下,仍旧是灌输女子为男权社会附属的思想。



清·黄色缎平金绣五毒葫芦纹荷包

家庭条件好的闺阁小姐制作女红并不为养家糊口,而是形成女子所需的端庄、温婉的品格。

一件绣品越精美,细节越多,花费的时间便越久,在这样的情况之下,培养了女子的耐心、细心程度。

《女论语》中详细讲述了女红究竟是什么, “不贪女务,不计春冬。……嫁为人妇,耻辱门风。……遭人指点,耻笑乡中。奉劝女子,听取终言。”

这段文字中要求女子需晚睡早起,勤谨劳作,必须学习纺织、缝纫、刺绣等技艺。寥寥数语,表现出以女红来评价女子德行,又重点说明女红不好的女子会被人耻笑。



从小就接受这样教育的女子,她们手中的刺绣作品无一不精致美好。这种思想的根深蒂固,女红在民间代代相传,成了大家默认的习俗。

荷包,便是女子技艺中非常普遍的作品之一,她们利用自己的双手,通过小小的荷包表达了自己对美好生活的愿景。

在制作的过程中,她们的愿景和祈盼成了荷包上精致的刺绣,再传递给家人、爱人、子女。 这种无言的情感在女子之间延续、流传,母女、婆媳间借由这小小的荷包,将这份情感延续下去。



清·葫芦形刺绣荷包

一部分人认为荷包的纹样与其他民间刺绣制品雷同,但不影响它是制作者思想情感的外在表现。

封建社会中的女子,在男尊女卑和重男轻女的思想中生存,精神和物质的匮乏让她们在深闺之中,利用精致荷包寄托她们的感情。

古代女子一生的追求便是夫妻恩爱、阖家欢乐、子孙顺遂、父母长寿。她们在荷包上将这些情感宣泄出来,并通过不同的纹样表达自己的愿望。



荷包上的“五福增寿”是希望老人能够富贵长寿;“鱼戏莲叶”、“鸳鸯戏水”则是女子对爱情含蓄却雅致的表达;“佛手”、“石榴”表达辟邪、消灾的意念。

随着文化发展,荷包已不再是单纯的衣冠佩饰,而变成了女子审美情趣的表达。在民俗文化中,荷包曾是男女之间传情、定情的重要物质媒介。

封建制度下,男女之间无法直接表达自身的情感,只能借由这小小的荷包传递自己的心意。



古画中佩戴荷包的人物

绣荷包是封建社会中大部分女子以自己的思想、情感和工艺创造出来的艺术。小小的荷包随着时代的变迁和发展,表达封建女子文化底蕴。

每件荷包因为制作者不同,所表现的个体特征、情感思想和工艺都不同,所以荷包的艺术价值多了独特性和唯一性。

制造者的理性和感性交织,成为与众不同的手工艺术品。 一枚精致的荷包,从样式、搭配到配线、颜色,都经过制作者精心的构思,凝结了制作者的心血和期盼。

近几年,我国对民间文化的关注和保护,荷包作为中国民间工艺的代表性种类也让无数学者关注。随着文化碰撞和演化,审美意识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荷包的功能得到了不同的发展。

如今的荷包符合时代的特征,衍生出许多独特的欣赏价值和实用价值。 国潮的兴起让小小的荷包成了“中国风”的代名词之一,变成年轻人喜爱的时尚元素。



现代荷包

结语:

荷包作为传统文化的象征,在如今也有着延续和发展的意义。现代人对荷包的情感价值和审美发生变化,延续传统文化的基础上仍旧需要结合现代元素。

但作为民俗文化的代表之一,荷包不仅传达着曾经女性的生活,还表达了封建社会中不同朝代的民生习俗。

小小的荷包里蕴藏着我国千年文化和锦绣山河,一针一线中是那时的女子对生活的向往和心愿。 它将时间凝结成锦缎纹样,华丽和质朴之间,是一个时代文化的传承。

资料出处:

女红奇葩——民间绣荷包

女性的情感载体——荷包

民间绣荷包与女红文化

《女论语》

《宋书》

《古玩指南续编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