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杭州可以说没有哪条街没有面馆,随手在大众点评上搜一下关键字“面馆”,就会跳出18000个结果,通过这个面馆数字完全可以证明,杭州算得上是全国最爱吃面的城市之一。

作为“南宋旧都”,杭州吃面风气尤盛,并延传至今,在杭州面馆里吃得最多的是拌川和片川,前些日子推送了几家杭州片川面馆,网友在后台留言说: 次坞打面好吃。



搜了一圈,决定去萧山赫赫有名的老俞面馆去吃一次次坞打面,老俞面馆在萧山区很有名气,去萧山吃面,别家的可以不去,老俞家的一定要去吃一次的。

次坞打面来自于距离杭州不远的宝藏县城—诸暨。

从杭州出发,高铁半小时可达,自驾需要90分钟。作为春秋越国的故地,这里孕育了四大美女之首的西施,也是越王勾践复国之所在,自古安定富庶。

诸暨人爱吃面是出了名的,一个小县城有1000多家面馆 ,几乎每走个几百米就能看到一家面馆,其中面条筋道、浇头丰富、汤汁鲜美的次坞面占据了诸暨面的主流,次坞打面传承了600年,在浙江的面食市场中,只要打上次坞打面的面馆就能凭着一碗次坞打面在面食市场站稳。

次坞打面的面条和浇头都是特别,面条必须手打,面条极具韧靠的就是一个“打”字。次坞打面和广东竹升面有点类似:

一根大竹竿,一双手,打上百次。固定住竹竿的一头,手握竿子,一上一下来回打压,且要打得密。面团越打越薄,用擀面杖熨平,撒上粉后对折几下,再继续打.



面团要经过3000多次的捶打才可以切为5mm的面条,是名副其实的“千锤百炼”了;



面条做好后,就轮到次坞打面的另一个重头戏浇头出场,除了传统的咸菜肉丝、牛肉丝、猪肝腰花,最特色的还是加入蛋卷、皮卷、河虾的三鲜面,开一家次坞打面,菜单上如果没有这三样的三鲜面,在诸暨人眼中,这家次坞面馆都是假的。



20世纪90年代,想吃一碗味道鲜美的次坞打面要跑到次坞镇才能吃到,现在,次坞打面在浙江很多城市都能找到,杭州打着次坞打面招牌最少有200家,但做到真正来自于次坞,每次面实打实手工“打”出来的面,极少,萧山老俞家就是这些极少数中的一家,开次坞打面一般是“夫妻店”或是“师徒店”来经营,老俞家是夫妻面馆,像很多在一开就开了很多年的面馆一样,能撑得起开得久的面馆只有两样:人情和味道。

现在市面上的次坞打面大致可以分为老派和新派两种:

老派次坞打面:遵循最传统的做法,面条筋道、汤汁较少,使其浓缩的汁水层层渗透进面条中;

新派次坞打面:面条更加细软,大骨熬汤,面汤也更加多;

次坞打面“一锅一烧”,烧的时候两口锅同时开工,一锅用沸腾的开水汆面,另一锅热上自熬的猪油炒浇头;

位于萧山区的老俞面馆,可以说是在杭州诸暨人的网红招牌,老板开面馆开得比较早,09年就来到萧山,从开业至今天,面馆生意一直火爆,因为面馆太有名,杭州生活频道、萧山当地的频道都曾去报道过;

2014年,老俞面馆店面搬迁后,食客们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,在他家吃面要排队,每一碗面都可以说是招牌;他家的面馆不大,很不起眼,但只有走进面馆之后才会发现原来小小面馆暗藏玄机;



三鲜次坞打面是招牌, 牛肉面更是桌桌必点;三鲜次坞打面用料丰富的河虾面,皮卷酥脆香口,新鲜的笋片和青菜,加上鲜甜的河虾,满满的浇头,覆盖着滑爽筋道的手工打面,汤汁浓郁,吃一口,齿颊留香;











就我个人体验来说,我觉得面条就是加分项,在其它面馆很少能吃到这么有力道的面条,根根都撕扯着力气,浇头中则喜欢牛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