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26年冬,麻城县罗家河的丁枕鱼被农会逮捕,对此,丁枕鱼丝毫不在意,反而十分傲慢,自己的外甥孙是县委委员王树声,他断定这帮村民不敢拿他怎样。

当丁枕鱼被绑到王树声面前时,他叫嚣道 :“五伢,这帮穷鬼们反了!你帮帮舅爹!”

不久后,丁枕鱼被押上了审判大会,村民们纷纷站起来挥舞着双手:“枪毙他,打死他!”



王树声怒目圆睁,气得腮帮子直抖,毫不客气地说道:“节约子弹,用刀砍!”

眼见自己的亲甥孙不仅不帮自己,还要砍自己,他开始害怕了,他颤颤巍巍地说道:“老五呀,你行行好,放过舅爹一命吧!”

“甥孙今天就革个命给你看看!”王树声擦了擦大刀......

铁面无私王树声

1905年5月,王树声在湖北省麻城市出生了,他的堂兄王宏文是麻城高等小学的校长,心向马克思主义,是个有志的年轻人。

受到堂兄的影响,王树声从小就树立了自己的革命梦想,入学麻城高等小学后,他阅读进步书刊,加入马列主义研究会,积极参加反帝爱国运动,俨然一副小小革命家的架势。

王树声(左一)



1926年秋,王树声加入中国共产党,在麻城领导农民运动、组织农民武装。

他说:“穷人翻身的日子来了!农民协会就是为贫苦农民办事的地方,农民兄弟们,咱们应该团结起来,勇敢地与土豪劣绅们作斗争,把土地夺回来!”

在他的发动下,不少贫苦农民加入农民协会,他们高呼“减租减息”、“清算公粮公款”等口号,在反封建主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
农民协会的所作所为触碰到了地主们的死穴,独享了那么多年蛋糕的他们如何愿意将蛋糕拱手让人?

其中,蹦跶得最欢的就是当地有名的恶霸丁枕鱼。

地主恶霸



他霸占良田千亩,拥有几十套房产,雇佣大量农民做长短工,平日里是横行霸道惯了。

但这只是丁枕鱼蹦跶的原因之一,他毫不顾忌地反抗农民协会最大的底气就是——他是王树声的舅爹。

仗着自己的身份,他效仿王树声组织团体,王树声做农民协会,他做地主恶霸集结的红枪会,王树声进行农民运动,他就破坏农民运动,不仅殴打参与农协的农民们,还撕毁农协的告示,打砸农协的办公室。

农民兄弟们很是愤怒,但是他兵壮马强,即便知道王树声不会袒护他,依然是不敢跟他作对!

很快,丁枕鱼肆意妄为地行为还是让王树声知道了,他没有退缩,也没有责备农民兄弟们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。



他说:“革命的路程是艰苦的,要革命,就不能在乎亲戚情面,谁反对农民协会,谁就是我们的敌人!”

“走!我们找丁枕鱼算账去!”振臂一挥,千呼百应,跟着王树声往丁枕鱼家去。

“呵嗬!”

农民们生气地喘息响彻天地,农民弟兄们的刀、矛、鸟铳,在寒夜中熠熠生辉,丁枕鱼的房子被围成一个铁桶,绝对飞不出一只苍蝇。

但丁枕鱼似乎对这样的情况早有准备,丁家的房子墙高壁陡,家中还有不少家丁仆人,只要他丁枕鱼躲在房子里不出门,那群“穷人鬼”就不能拿他怎么样。

只可惜,丁枕鱼忘记了在农民队伍中还有一个王树声。



幼年时期,在祖母的带领下,王树声经常来丁枕鱼家玩耍,对院子的格局构造十分熟悉。

有一处墙体较为低矮平稳,正是适合进攻的好地方,在王树声的指挥下,几十个背大刀的青年翻墙而入,三下五除二打倒守卫在门口的花拳绣腿,将躲在床底下的丁枕鱼给抓了出来。

丁枕鱼身穿单衣,颤颤巍巍地被压到众人面前,当他看见王树声的时候,眼睛“簌”地亮起。

“五伢子,五伢子,快帮帮舅爹,这群穷人鬼要反!要反啊!”

虽然知道王树声与丁枕鱼的关系,但是真到了这时,农民弟兄们的心里还是有些紧张。

毕竟是亲戚,王树声不会真的就这么放了丁枕鱼吧,他是农民起义的代表,若是他都放过了欺压百姓的罪魁祸首,他们哪里还看得到希望呢?

听闻舅爹所言,王树声不仅没有为此动摇,相反他是恨得咬牙切齿,腮帮颤抖。

王树声



“我王树声就是要革命,就是要和农民做弟兄,哪怕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拦不了我!”

说罢,人群中响起欢呼,王树声拿过绳索亲手将丁枕鱼捆绑起来,平日被丁枕鱼欺压惯了的农民弟兄们你一拳我一脚,狠狠地发泄了心中的气。

“走!把他送到农协关押起来!

千里走单骑,王树声大义灭亲

冬去春来,时间来到1927年,彼时丁枕鱼已经在农协关押了将近一年,王树声的革命事业也办得井井有条。

不少青年才俊看到王树声革命的决心,纷纷加入农民协会,革命的队伍逐渐壮大起来,但土豪劣绅们似乎并不打算放弃。

地主



正巧此时蒋介石大肆打压共产党,丁枕鱼的儿子丁岳屏认为这正是解救父亲的大好时机,他联系上一位名叫王子历的土豪劣绅以及一万余名红枪会的匪徒,杀向麻城

麻城此时拥有的兵力不足以对抗,王树声带领五百民兵依靠石块、长矛为武器对抗敌人。

即便如此,麻城还是难以坚守。

就在此时,王树声临危请命,愿意带一名战士赶往武汉寻找援兵,在麻城战士们的掩护下,王树声突出重围,带着一名战士日夜兼程,千里走单骑,带回了武汉的援兵。

援兵到达后,丁岳屏等人吓得是屁滚尿流,溃不成军,麻城就这么被王树声救了下来。

只是,丁枕鱼这个差点害麻城毁于一旦的罪魁祸首是不能再留了。

这就出现了开篇那一幕,丁枕鱼声泪俱下地祈求王树声放过自己,可是他与王树声隔阂太大了。

图片来源网络



一个是坚定的革命者,一个是封建主义的获益者,他们注定是不同道路上的人。

最终,在众目睽睽之下,王树声毫不犹豫地斩下这个恶贯满盈的地主的脑袋。

所有人都明白了王树声革命的决心,他的事迹一传十、十传百,传遍整个大别山,成为人人歌颂的佳话。

而王树声的革命生涯,才刚刚开始。

律人律己,自我批判的一生

都说“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”,可王树声却“天生反骨”,偏要与世道反着来。

1936年长征结束后,由于在长征中积攒下来的暗伤,王树声在甘肃休养,但战局情况不等人,没多久王树声就接到了新的任命。



带领部队西渡黄河,执行宁夏战役计划。

王树声二话不说接下命令,拖着满是病痛的身体上了战场。

同年11月,王树声作为副指挥率领第九军向古浪进发,途经干柴洼地区时遇上了敌军三个骑兵旅,双方展开激战,经过几个昼夜的拼杀,王树声才带人成功占领古浪城。

次日凌晨,敌军带着重兵重炮杀了一个回马枪,猝不及防地进攻导致第九军损失惨重,情急之下,王树声临危受命,兼任第九军军长,带领第九军继续坚守阵地。

后来,第九军奉命向河西走廊转移,途中遭遇了军阀马步芳的部队,马步芳显然是有备而来,在敌强我弱的局面下,王树生沉着应战,凭借出色的军事素养和指挥本领多次杀退敌人的进攻,在歼灭敌人2000余人后成功撤退。

马步芳



12月,西路军西进受阻,王树声被迫带领第九军向祁连山转移,仅有百余人从敌人的包围圈中活下来。

在此之后,王树声带着只有百余人的队伍在祁连山顽强抗争,以游击的形式从容应敌。

但是祁连山的环境恶劣,物资又极度匮乏,导致王树声带人突围祁连山后,剩余的战士不足10人!

10人小队想要安全返回陕北还是有些困难,为了尽可能保住战士们,王树声将剩余人员分为两组,分头返回陕北。

他们沿路乞讨,多次受人白眼,承受的屈辱与艰难让他们多次想要放弃,每当这时,王树声就会想到在党组织的日子,心底没由来地就升起一股子信念。

一定,一定要找到党组织!



1937年8月,王树声终于回到了延安,见到了毛主席,他为第九军最终只剩下不到10人感到羞愧,既不推脱责任,也不说什么情有可原。

他斩钉截铁地说:“我接受中央的一切处分!”

可毛主席说:“你回来了,就是胜利。”

虽然中央没有给王树声下处分,可他自己却是“处分”了自己,他不断回想战斗过程,找出失败的原因并铭记在心。

他始终觉得若不是因为自己,绝对不会产生这么多的伤亡,此后经年,这些经验在王树声心中积攒成册,时刻提醒着他不要再犯当年的过错。

难道王树声真的有错吗?实则不然。

关于“中原突围”这件事儿,陈毅元帅是这么说的: “中原的解放军同志们为了完成毛主席交给的战略任务,为了革命,为了大局,艰苦奋斗,英勇牺牲,可以这么说,中原突围是一次伟大的胜利!”

中原突围



尽管陈毅元帅已经给出了这么高的评价,但是对于这次行动,王树声心中的自责与内疚一点也没有减少。

他在自传中写道:“在中原突围的过程中,我对坚持敌后斗争的战略意义认识不足,对战士们的思想动员不够……”

他始终认为,自己对于战士们,对于党是有所亏欠的,这样的想法一直持续到离世,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。

身居高位,不改公仆本色

新中国成立后,王树声同志加入了军械处,继续为新中国发光发热着,到了老年时,由于身体原因,王树声向党申请了一名辅助工作的秘书。

见到秘书时,他是这么说的: “小鲁啊,我现在身体不好,心脏有问题,也有高血压,以后得工作还得请你帮一帮。”



秘书小鲁答应了,能跟在一位开国上将的身边是他的荣幸,而接下来的日子,让他对王树声这位开国上将大为改观。

本以为王树声应该住在一座独栋别墅里,哪怕不是别墅,好歹要有一个小院子吧。

可是王树声的家全然不是小鲁想象的那样——那只是一个低矮狭窄的平房,这座平房是建国初期的房子,当时王树声同志为了节省经费,坚持不要独院,不要楼房,只要一个小平房。

房子很小,20平米左右的主卧由他的夫人和幼女居住,而他本人则住在仅有10平米的书房,一住就是永远,而他的节俭行为远不止这些。

按照王树声同志的级别和工作,可以配备多名警卫员,但是他坚持只要一个警卫,他说,人力的节约就是最大的节约,他这儿不需要那么多的人选。



按照组织规定,王树声本来可以在相关部门获取家庭的生活用品,但他不愿意花费组织的一丝一毫,而是让秘书从市场上正常购买,明明拥有报销滋补品的权利,他却只服用治疗心脏病的药物和降压药。

王树声同志总是这样,只拿自己需要的,转头却将自己的全部奉献给党和人民,而这样的他却还总觉得党给予自己的太多,自己能够回报得太少。

1974年,中国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、无产阶级革命家、军事家王树声同志与世长辞。

在王树声同志病重住院期间,周总理曾来到他的病床前探望,总理拉着他的手说:

“树生同志,党中央、毛主席都知道你是一个好同志,你不仅是鄂豫皖根据地创始人之一,你还是我国军械工业生产的功臣,你为革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!”

王树声和毛主席的合影



尽管王树声同志一直严于律己,对自己的表现感到不满,但是平心而论,王树声同志无愧于人民,无愧于党,是一位忠诚的革命战士!

结语:

鲁迅先生曾说:“横眉冷对千夫指,俯首甘为孺子牛。”

这句话的意思是横眉冷对敌人的指责,低下头来甘愿为百姓做牛做马,王树声的一生正好印证了这句名言。

对于党,他坚定、忠诚;对于战友,他是坚实的后盾和依靠,对于人民,他是令人尊敬的守护者。

像王树声一样守护我们的先辈实在太多太多,铭记他们是我们唯一能为他们做的。

至少在这一刻,我们应该记得他,记得在麻城县门怒斩舅爹为革命的王树声同志!

参考文献

党史天地:《王树声刀劈舅爹》
党史文汇:《共产党人大义灭亲六事》
党史天地:《王树声大将和他的一家》
党史纵览:《战功卓著 经历传奇——开国大将王树声》
党的建设:《王树声:要革命,就不能讲情面》